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天神下凡第19章净化节能

2020-10-23 来源:

天神下凡 第19章 净化

1楼大厅凑足热闹的玛索郡土地主们迅速后撤位置,却不肯离开法条橙拍卖厅,虽然阿尔法城内位于“洛丽塔”奴隶市场旁边的地下竞技场是玛索郡排名第三的血腥娱乐场所,可能够免费地亲眼见证一名异端大骑士被送入不洁的深渊,冒点小风险绝对值得,何况,现在连*都希望能小腰肢在床上卖力耸动的时候听一些趣闻来助兴,土地主们很乐意让她们全身心投入,而不是为了几枚波旁银币纯粹应付他们因为油腻食物而走样的臃肿身躯。

“我们现在就去亮出身份吗?”伊丽莎白小姐跃跃欲试,理论上规格与圣事部三大组织持平但特殊权力却要更胜一筹的“秩序”诞生至今,她一直都陪身边的年轻巨头憋着一口恶气,她希望奥古斯丁现在就能走出去,告诉那群富裕的伪信者谁才是支配玛索郡话语权的papa——精神父亲。

“再等等,我想看看海伦家族的扈从是什么实力,再者,两头桀骜不驯的豹子还是先被别人折腾成半死不活才肯听话。”奥古斯丁决定继续冷眼旁观,一个完全将余生视作与罗桐柴尔德厮杀的女疯子,一个实验价值颇高的大骑士,已经足够让奥古斯丁抛弃那份自嘲的“矜持”,一个在阿尔法城尚且无法“救赎”的黑暗巨头,接下来只有被各种敌人一点一点蚕食的下场,最重要的是在奥古斯丁认知中,帝国一般贵族是一种很无聊的物种,你抽他一耳光,而且很使劲,他反而会把脸凑得更近,可如果你表现出友善、宽厚和诚实等众多贵族口头标榜的美德,他反而会迅速忽略你的存在。

笛卡尔深呼吸一口,手持长剑竖于胸口。

一名正统骑士是根本不屑去使用各种“杂种”剑,他们永远持有标配的圣殿象牙骑士剑,虽然战争用无数个鲜血实例证明马下作战的骑士手中那柄骑士剑,根本无法抗衡被称作“伟大杂种”的维京人大剑,可大骑士笛卡尔还是选择手中越来越被实用派骑士摒弃的圣殿象牙剑。

他望着正对面那位武力值只会在他之上的金发魁梧男子,甚至都不去打量两侧的敌人,一个还差几步就要买入皇家学会门槛的郁金香魔法师,加上一个使用所罗门式菊剑的诡异剑士,他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骑着骏马闯进法条橙,长驱直入,至少能够留给赫拉小姐一个完美的落幕印象。

“他是我的猎物。”

海伦家族那头犹如黄金狮子的男人张嘴道,匕首坠向地面,在话说完之际,匕首已经落入手中。

在旁观者眼中仿佛黄金狮子一瞬间就出现在笛卡尔身前,手中匕首划向大骑士脖颈大动脉,而笛卡尔也在第一时间后撤,在他即将拉开一个对圣殿象牙剑最合适间距的时候,黄金狮子又贴靠上前,完全不给笛卡尔发挥骑士剑长度优势的机会,特殊材质制成的匕首闪烁着诡异的阴暗色调光彩,暗金序列元素最大特点是能够破解实体魔法的元素构成,除此之外,被它割破肌肤,即使有奥术师的治疗图腾光环加持,也只能缓慢痊愈,所以一把暗金匕首几乎是所有上阶赏金猎人必备的首选冷兵器。

所以一把二十公分的暗金匕首加上五十公分的小臂长,就是近战武士的黄金范围。

“70公分的距离,就是我的上帝之区。”

这是传奇赏金猎人“蝎尾”奥斯顿广为流传的一句名言。

狼狈的大骑士只能一次次仓促迎击那柄路线刁钻的锋芒匕首,一楼观众叹为观止,一个个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他们只能依稀黄金狮子一般长发男人模区人大曾召开常委会糊的身影,暗金匕首特有的光芒因为速度过快,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留的弧线形影像,以及匕首与骑士剑碰撞后的频繁火星。

笛卡尔一退再退,再有几米距离就是赫拉-玻尔塞福勒站立的圆柱。

一名大骑士的巅峰状态应该是身披高抗魔重铠、借助奔跑马匹的巨大冲力,最后关头扬起枪尾,将躲在盾牌后面的敌人刺个通透,然后擦身而过,已经将敌人整具尸体挑在空中,最后将其重重摔在地面上,这才是骑士的标准战争,而不是像笛卡尔这样持有一柄鸡肋的骑士剑与一个擅长近身肉搏的对手面对面作战。

可大骑士毫无惧色。

一如他第一次上战场遇见潮水般涌向他们阵营的帝国骑士,那些凶残的敌人披着华贵厚重的铠甲,漂亮长枪比撒克逊森林任何一名高阶骑士都要崭新锋利,那时候,大骑士才14岁,那次战役,他以4处枪伤和1处火元素魔法大面积灼伤的惨痛代价活了下来,并且捅死了一名被钩下马的中阶骑士和一个傲慢却倒霉的魔法师。

笛卡尔已经再一次无路可退。

黄金狮子的暗金匕首每次都会以不同的速度刺出,局部成交略有下调攻击笛卡尔身体最脆弱的部位,眼珠,鼻梁,脖颈,腋下,因为相似的速度会让实战经验丰富的战士凭借敏锐直觉去抵挡攻势,这将不符合一名赏金猎人力求最小力气杀死对手的战斗方式,所以从头到尾,黄金狮子都掌握住主动,以很舒服的滑动和跳跃给笛卡尔带来一环接一环的连绵杀招,他安静等待大骑士第一次喘息的那一刻,会很短暂,但对他这个级数的狩猎者来说已经足够。

在笛卡尔离圆柱只有几步路的时候猛然停下身形,吐出一口气,而冷笑的黄金狮子也趁此机会成功将暗金匕首刺入大骑士胸膛,因为笛卡尔长剑防御圈的关系,离心脏还有一定距离,但已经完成黄金狮子的预期目标,只要抽出来再展开第二波不给骑士喘息时间的追杀,那么即使大骑士能够继续坚持下去,淬有秘密元素和液体的暗金匕首对胸膛的创伤就会逐渐扩大,那本身就是一种慢性死亡。

可就在黄金狮子准备迅速抽出匕首的时候,却发现敌人露出一个狰狞的笑脸,他惊讶发现这名大骑士被刺出一个狭窄窟窿的胸膛肌肉竟然突然收缩,无比蛮横地夹住匕首,几乎同时,爆发出近乎一点五倍的挥剑速度,黄金狮子毫不犹豫地舍弃那柄珍贵匕首,弯腰,后撤。

骑士剑割断黄金狮子一地的金黄色头发。

就在笛卡尔准备抓住稍纵即逝的最后一个机会向狩猎者展开反击,一连串意想不到的闪电球从一根白水晶法杖甩出,在大骑士和黄金狮子之间构筑成一条防线,大骑士试图硬生生撕裂由7个闪电球组成的闪电链,可那把普通的骑士剑在暗金匕首的撞击下已经处于极限状态,非但没有劈断闪电链,反而被这个30级元素防御魔法给粉碎,大骑士嘴角苦笑,随即后撤,拔出暗金匕首。

迎接他的是两条水元素凝聚而成的粗壮水蛇,42级的“双头蛇娜迦”,螺旋前行,在空中飞舞,无比凶猛地冲向大骑士。

拔出刺入胸膛的暗金匕首只会加速暗金元素对身体的侵蚀,但唯一的好处就是能让没有抗魔铠甲保护的大骑士用它做武器,将两条来势汹汹的娜迦水蛇切掉脑袋,剩余的水柱偏向圆柱,蕴含巨大威力的实体魔法撞击将直径达到4米的圆柱摇晃不止,大骑士身后地面上全是丧失控制后分散坠落开来的微热水液。

笛卡尔一咬牙,一个踉跄。

手中匕首格挡住毫无征兆的致命一击。

可他手臂还是溅射出一道血液。

不远处,是只拔出一柄细长所罗门花刀的古怪剑客,细刀刀尖沾有一滴血珠。

一名潜藏实力还是未知的狩猎者先割开伤口,然后由魔法师吸引视线,最后由更像白蔷薇刺客的剑士给出毒蛇一般的撕咬,很严密的配合,任何一名大骑士都不可能在这种完美的配合下毫发无损,笛卡尔忍住大口呼吸的强烈欲望,因为那样只能加速自己生命源泉的流失,他忍住胸口剧痛,立即迎接由白袍魔法师和所罗门花刀刺客发起的又一轮杀伤,那根咏叹级水晶法杖驱使出5条小火蛇,在空中毫无轨迹可以预判地扑向大骑士,这就是郁金香魔法师的实力,控制一条元素火蛇并不困难,可要同时驾驭五条“小宠物”超远距离在空中充满灵气地舞动,那需要强大的精神念力和对元素出类拔萃的亲和力,当然,充沛的核砝是基础。

而所罗门花刀刺客也抽出第二把刀。

笛卡尔绝望地转头望向圆柱顶端,他已经看不到心目中女神的身影。

他知道,即使他咬牙抗下白袍魔法师的火蛇和两柄神出鬼没的花刀,真正的杀手锏,其实是那头看似按兵不动的黄金狮子。

出生在撒克逊森林懂事起就开始在与帝国作战的大骑士闭上眼睛,却并不是放弃抵挡,轻声道:“骑士荣誉不朽。”

这时,大厅几乎全部感受到异常的波动,那是一股比黄金狮子、所罗门花刀刺客和郁金香大魔法师都要让人清晰深刻的变化,介于实体和精神之间,却又纯粹到让2楼和3楼所有隐蔽高手感到不舒服,他们比普通观众更快地发现肇事者,一个站在1楼角落的黑袍魔法师,一根黑色法杖立于他身前,只见他身后浮现出红黑两种颜色共计20颗左右的繁密球体,在他背后构成一幅类似魔法阵的神奇图案。

红黑球体的体积却不是越来越大,而是违反魔法一般现象地越来越小,能让人最直观地感受它们的挤压,坍缩,致密。

一切都是瞬间。

璀璨。

然后两种耀眼颜色的球体以超出火蛇数倍的闪电速度冲向大骑士笛卡尔,笛卡尔出于本能想要用暗金匕首却破坏这一些让他感到窒息的小球,似乎它们要比先前的40+“双头蛇娜迦”还要凝聚更恐怖的破坏力,只是他惊恐发现对魔法元素几乎天生具备侵略性的暗金材质匕首根本无法对那些小球造成损耗,而20多颗球体也绕成两个悬空的圆圈,呈现九十度交叉在一起,将大骑士护在中央,率先赶到的五条小火蛇在观众们一片惊叹中闯入圆圈,却被红黑交替浮空排列的球体给吞食掉一般,成为这个防御魔法阵的养料,球体愈发渺小,在笛卡尔周围极具生命特征地规律摆动,也愈发让人恐惧。

所罗门花刀刺客甚至干脆放弃偷袭,饶有兴趣地站在远处观察那些球体。

黄金狮子则一脸不解,暗金匕首怎么可能无法切割小小的魔法球体?

最受震撼的还是同样身为元素魔法师的郁金香魔法师亚尔曼,那明明是最初阶的元素球体,任何获得魔法协会徽章的魔法师都能随手甩出来,他甚至能无需咒语地制造出大量元素球,这只不过是魔法领域最廉价最沉闷的魔法而已,怎么能够将他的火蛇化解?元素吞食元素?而且,那个神秘的年轻魔法师是怎么做到同时制造出10颗红球体和11颗黑球体,这就像一个人左手画圆形,右手画方形,这还只是最粗略的比方,更细致的就是左手握油瓶右手水瓶同时向一只量斗倾倒,必须做到油和水同等重量,大陆厚重的魔法历史书籍上记载一个不可靠的记录,曾经有个女人在124年前,独自步入魔法最高殿堂玛雅神庙,创造了同时制造出每样元素各27颗的“神迹”。

眼前的黑袍青年虽然说无法与那个虚无缥缈的史诗级传说相差甚远,但也足够让亚尔曼无法接受。

更让亚尔曼崩溃的场景出现了,似乎只佩有紫百合徽章的年轻魔法师拿起黑法杖,走向圆柱,而他制造出来的“奇迹”仍然悬浮于笛卡尔四周,忠诚地守护大骑士。

那一刻,几乎要全部颠覆亚尔曼魔法世界认知的年轻人,就如同从深渊中走来的亡灵。

最终,年轻人走到笛卡尔身边,说了两个字,“净化。”

21颗球体猛然收缩,仿佛将笛卡尔大骑士禁锢在黑暗的牢笼中,肉体与精神一样强大的虔诚骑士就这样一身鲜血淋漓地昏死过去。

随后被年轻魔法师将他的肉体钉在圆柱上。

黄金狮子和所罗门花刀刺客下意识后退一步,亚尔曼汗水浸透了魔法长袍。

净化。

那个圣事部最喜欢吐露的该死词汇!

企业资讯
孩子肚子鼓鼓的胀气
徐州白癜风专治医院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