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永镇仙魔第三百六十一章皓月城来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永镇仙魔 第三百六十一章 皓月城来人

世间之人,多是以龙为尊。可哪怕是修行者,也不相信这世上有真龙存在。夜空之中那懒散着飞过却带着一股滔天霸气的金龙,若是白日显现于人前的话,也不知道会招来多少人顶礼膜拜。

而那盘膝而坐在龙头上的人,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这个人身上没有一丁点大修行者的气息,甚至连一点修为之力都没有外漏。一条金龙,被人认为是王者至尊的存在,却甘心成为一个普通人的坐骑?这场面不管是谁看到了,只怕都会震撼的以复加。而那些鸦,不管是高等级的金鸦还是低等级的黑鸦,在看到金龙的那一刻都跪下来,它们拜的自然不是龙,而是那人。

或许这恰是说明了什么,人的地位有些时候就是这么诡异微妙。

<0p> 盘膝坐在金龙头顶上的那人在飞过蓝星城上空的时候,似乎是有意的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那耸立的【玄武三叉戟】,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如常。他只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情浮现出来,一闪即逝。像是好奇又像是欣慰?可不管怎么看,他的眼神里都没有敌意也没有贪婪。

他显然是看出了【玄武三叉戟】的神异之处,换做别的大修行者难会起了贪婪之心。但他却没有,只是~看了一眼便重低下头。

夜色很暗,但他手里却捧着一本册。他招了招手,便有星光凝聚成灯悬于头顶。在他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放着一个葫芦,葫芦的盖子已经拔开,里面的酒香散出来,他座下的金龙不停的抽动着鼻子,似乎对这一壶老酒馋到了极点。

“好好飞就是了,到地方赏你一滴。”

儒衫长袍的中年男人翻了一页,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小口。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那金龙像是兴奋起来,不再懒散,而是加速朝着西南方向飞去。以为下酒菜,也不知道被那些世间的博学大儒看到,会认为是雅致到了极处,还是不雅到了极处。

在金龙飞过之后,数以千计的鸦跟在金龙身后朝着青州方向飞了过去。看起来它们像是长途跋涉而来,虽然脸上都是虚幻的灰气,不过依然能从那两点绿芒之中看出些疲惫之色。随着它们南下,从其他方向也有鸦的队伍汇集过来,短短一个时辰,从各方而来的鸦竟是不下万余。

陈羲知道鸦一定是个庞大的组织,但是若让他看到这一幕想来也会惊讶。这种规模的军队,已经可以横扫一个实力偏弱的国家。即便是在大楚这样的强国,鸦若是想要翻出风浪,只怕大楚也会摇晃起来。

陈羲在子桑小朵开创出来的空间之中稳固修为,或许是因为体内已经有了压制鸦的那种力量,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的睁开眼,然后起身速的出了禁区。飞身到了蓝星城的城墙之上,陈羲举头远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出来的时候,鸦的队伍已经消失不见。

陈羲眉宇之间闪过一丝疑惑,然后从城墙上下去准备继续修行。自从成为蓝星城的城主之后,他的精力大部分都放在如何保护蓝星城上,已经很久没有踏踏实实的修行了。对于他个人修为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以他的天资,以他的坚毅,如果不理会这世间事,而是找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修行也许成就会高。

就在陈羲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从东南方向有一艘大船飞过来。陈羲感觉到的时候,雁雨楼和魔已经从城里掠了出来。鸦是虚体,也没有什么气息,所以即便是魔和雁雨楼,之前都都没有察觉到。但是这艘大船上修行者的气息太浓,魔和雁雨楼立刻就感知到了。

与此同时,藤儿的分身已经掠上【玄武三叉戟】,瞄准了那艘战船。

战船在距离蓝星城大概十里左右悬空停下来,然后有一队骑着飞虎兽的精甲武士簇拥着一个人往这边飞来。

“我们自皓月城来,没有敌意。”

来的人自远处传来一道意念,能做到这一点,显然修为极强。

皓月城来人?

陈羲脚下一点,身子飞起来迎向那支军队。骑着飞虎兽来的那些人看起来个个都很精悍,人数在两百左右,可离着还远,就有一股子大军碾压一般的气势。只有真正的精锐之师,才会有这样令人心悸气势。而且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骑着飞虎兽的甲士,每一个的修为都不低于破虚八品,甚至有破虚九品的强者。

放眼整个天下,破虚八品九品修行者自然不在少数。可是以破虚八品九品的人组成一支军队,那就足够骇人听闻了。

这些甲士之中,有一个人显然与众不同。这个人骑着一头远比飞虎兽大一号的神兽,在夜色之中看不清楚具体模样,不过像是传说之中的狮鹫。这种东西在很多故事里都会出现,大部分故事的版这些粗纤维可以帮助身体排出多余的钠本之中狮鹫都是群体神兽,动辄就说数量几百几千,可实际上狮鹫属于中阶神兽,数量并不多见。

能以一头中阶神兽为坐骑,这个人的修为自然不会弱。

陈羲在迎过来之前,让魔先去子桑小朵的空间,现在还不能让外人随随便便见到魔,毕竟魔的身份太特殊了。雁雨楼倒是不用避讳什么,蓝星城要隐藏实力,也要彰显实力,有一位洞藏境的修行者坐镇也可以起到一些震慑作用。

陈羲飞到半空之中,对面那二百人的精悍军队随即整整齐齐的停了下来。前面的铁甲武士像是队伍首领,举起手示意了一下,所有甲士都戒备着。陈羲感知的出来,这个首领的修为低也在灵山境五品左右。另外,在这个首领身边的两个人,修为也在灵山境之上。

从这支队伍的配备来看,简直比圣皇林器乘的御林军还要强些。

“你是蓝星城的城主陈羲?”

那个灵山境五品的甲士首领看着陈羲问了一句,态度倨傲。显然他不认为陈羲的身份值得自己尊敬,说话的语气之中带着一股居高临下。这种人多半出身显贵,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表现的高人一等似的。可事实上,真正的大人物,往往不会这样。

“你是谁?”

陈羲反问。

见陈羲不回答,这个甲士首领显然有些不高兴。但是却压着没有发作,冷冰冰的回答道:“我是圣皇麾下飞虎军神勇将军宋居。”

“圣皇?”

陈羲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原来安阳王林器平在皓月城也以已经登基了。”

“大胆!”

宋居怒斥道:“竟敢直呼圣皇名讳,如此大逆不道,按照大楚律例我现在就能斩了你。念在你山野之人不懂规矩这次既往不咎,若是下次再敢这般礼,休怪国法情。”

陈羲忍不住笑起来:“我现在脾气不太好,这样的话你好不要再说一遍,这里是蓝星城,我的地盘。这里不讲国法,只讲规矩我的规矩。”

“狂妄!”

甲士首领怒吼了一声,催动飞虎兽就要上前。他后面队伍里骑着狮鹫的那个中年男人哼了一声说道:“一个小小的神勇将军,在陈城主面前也敢放肆。何况,圣皇已经下旨,晋升陈羲为执暗法司千爵加一等候,你的地位比不得城主,便是以下犯上。”

他这话说完,那跋扈的神勇将军连忙垂首:“卑职不敢。”

穿着一袭深蓝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催动狮鹫飞过来,坐在那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我遇坑洞或积水路段叫周牧,圣皇座下一小吏,这次是奉了圣皇的旨意特地来蓝星城看看。圣皇陛下说过,当初在天枢城里陛下和城主你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是旧识。而且陛下对你颇为赏识,所以派我来走一趟。”

他看着陈羲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城?”

陈羲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请。”

“告诉战船在那等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靠近蓝星城。”

周牧吩咐了一声,随即跟在陈羲后面进了蓝星城。那二百人的甲士队伍,也跟在后面。

落在城墙上之后,陈羲让赖豪带着那些甲士找地方安顿。他和周牧往城下走,周牧那头狮鹫就留在了城墙之上。

“陛下听闻,你在蓝星城里坚守,已经屡屡挫败渊兽的进攻,殊为不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蓝星城里的艰苦,陛下也是感同身受。而且陛下知道,城主这样的身份略显尴尬了些。所谓名正方能言顺,就像是天枢城里如今也自称圣皇的那个卑鄙小人,名不正言不顺,还不是个笑话?正因为如此,所以陛下特意让我来”

周牧一边走一边说,然后从宽大的袖口里取出一份明黄色的圣旨单手举着说道:“陛下旨意,陈羲年少有为,实乃国之栋梁。为守护一城,殚精竭虑,身先士卒,是我大楚豪杰之典范。所以特封陈羲为蓝星成功找到21岁的失主张建城城主,执暗法司千爵,加一等侯爵。蓝星城内所有大楚百姓,论出身,皆要遵从陈羲调遣,有违者,按国法处置。”

他看向陈羲笑着说道:“咱们也就不必走那些什么繁文缛节,城主还不接旨?”

陈羲脚步微微一顿,却没有伸手去接:“周大人原来劳顿,不如先进府里歇歇?”

周牧的脸色显然变了变,他脸色一沉,像是压着怒意,但是很就又笑起来:“来的时候陛下就说过,城主是个性情中人,而且久在江湖,对圣庭里的规矩多半是不懂的,所以让我不要拘泥于小节。陛下还说一句话让我带给你日后你就是大楚圣庭的人了,身份显贵,但要为国出力,不可懈怠。”

陈羲笑了笑,指着院子说道:“周大人先在这歇歇,回头我派人准备宴席为你接风。”

说完之后,陈羲转身走了。

就在周牧看着陈羲脸色发寒的时候,他感觉到背后一冷,他猛地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执暗法司万候服饰的男人站在远处一棵大树下看着他,这一刻,他感觉有一柄剑就指着自己。

“雁雨楼,果然名不虚传。”

周牧朝着雁雨楼抱了抱拳,然后转身进了那院子。气氛有些诡异,没有人知道他和雁雨楼在这片刻之间,暗中已经交手三十七次。

成都治疗包皮哪家好
随州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西安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