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br在虹影看来节能

2020-10-19 来源:

在虹影看来,新书不是童书而是幻想小说。

女作家虹影竟然加入了童书写作的大军?从事写作几十年来,新书《奥当女孩》是虹影首次尝试奇幻小说的创作。她在接受晨报专访时表示:“我肯定不是为了童书热才介入的。只是很凑巧我有个女儿,我想留一点可以伴随她长大的书。她不仅可以在小时候读,等她长大到60岁、当我不在人世的时候,她也可以读。”虽然《奥当女孩》上市后已经打进童书畅销榜,但虹影明确表示自己不会驻扎在童书写作的大军中,“不会抢儿童作家的饭碗”。

女儿出生 虹影作品开始“回暖”

“每个童话,都是写给那些想成长却不想长大的人。虹影的这个童话,是丢下她已经营建的文学世界,径自去水边再盖个小房子。”编剧一 天鹅 正在向群众散发保护天鹅材料史航如此评价。这个小房子就是虹影盖给7岁的女儿瑟珀的。45岁才生下女儿的虹影说,孩子带来的快乐是任何其他事情都无法替代的。

生于重庆的虹影,颇具传奇色彩。由于私生子的身份,她的作品始终有一种幽暗的底色。在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和续篇《好儿女花》等作品中,她都在寻找母亲,寻找自我,建构童年记忆中的故乡重庆。直到母亲去世,女儿出生,她才终于和母亲达成了和解。女儿的出生,让虹影作品多了几分温暖,这种感觉从《小小姑娘》一直延续到《奥当女孩》。崔永元评价说,苦难没有让虹影心地变得复杂,反而让她愈发在意保持一颗干净的心。

说教太多 中国童书缺乏想象力

有了女儿以后,虹影开始看儿童文其后在首映式上宣布封笔。然而1998年学,从《丁丁历险记》、《纳尼亚传奇》看到《意大利童话》,几乎把所有西方儿童文学都翻了个遍。虹影笑言:“你知道我有了孩子以后,补了多少课吗?以前人家把《丁丁历险记》塞给我,我都不看,因为这不是我的领域。我小时候看《三毛流浪记》、《半夜鸡叫》,但我不喜欢这些故事,太做作了。我个人觉得,中国的儿童文学太做作了,都是先入为主。在我没孩子之前,我几乎是不看的,我那时候唯一觉得不错的,是曹文轩的 《草房子》。”

从2006年开始,给女儿讲故事成了虹影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孩子听完西方的童话故事后,说想要听中国的故事。虽然孩子父亲是英国人,但她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从此,虹影开始关注中国儿童文学。先看《西游记》,由于此前有动画片,孩子可以接受。她又讲了一个《聊斋志异》中的故事,女儿不愿意往下听,说那些动物变得特别坏,她不能接受。读《山海经》,孩子嫌太短,虹影也认为这本书没给孩子留出想象的余地,“我给女儿读中国故事的时候,她会批评,因为我给她讲开始,她就知道结果了”。

虹影说:“在我所读的中国童书里面,我比较失望。第一点,太做作了,先入为主,道德说教比较多。其次,想象力缺乏。中国作家很少改写中国的神话,但小红帽在国外有很多版本,它被一代代的作家改编,所以会成为经典,我们这里就没有。很多人认为写儿童文学很容易,成人的书写不动了,来写儿童文学吧。其实完全不是这样。”

自己动手 一周写出《奥当女孩》

面对女儿的需求,虹影决定自己写儿童文学。结果女儿发现,妈妈讲的故事更有意思,比安徒生、安吉拉·卡特的故事更贴近她,仿佛睁开眼睛便可以看到。虹影透露,他们家餐桌上有个游戏,“我们边吃饭边讲故事,随便有人起个头,另外一个人就接下去。这个游戏我们坚持了很久,我女儿讲故事的能力特别厉害,她经常会挑战我们”。

去年,虹影带女儿去了重庆奥当兵营,也叫法国水师兵营,在重庆南岸著名的滨江路上,民国时期成为法国领事馆。因为这座自己小时候经常路过却不能进去的白色城堡,虹影给女儿讲了《奥当女孩》书中的故事。“女儿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她爱上故事里的男孩桑桑,追问桑桑会不会最后再见到小灰鸽化身的小女孩,我让她自己去找答案。”虹影只花了一个星期就写出了这个故事,但她说,故事的构思差不多用了她的前半生。《奥当女孩》问世后好评如潮,虹影目前已经写完第二部,进入翻译和插图阶段,将于明年2月出版。

虹影不认为自己在写儿童文学,“我只是写幻想小说,而它适合孩子阅读而已。我的书是写给有成人脑子的孩子看的,也是写给具有童心的大人看的”。在她看来,《魔戒三部曲》、《霍比特人》这样的书,在西方从来不叫童书,而是被称为幻想、奇幻书,孩子、成人都可以读,而且更招成人读者喜欢。

(实习:白俊贤)

上海白癜风治疗费用
克拉玛依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鸡骨草胶囊厂家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