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还是那样佝偻着瘦弱的身体搭配

2020-06-04 来源:
摘要:还是那样佝偻着瘦弱的身体,踉跄地走着……令我震惊的是,他的右手上缠着绷带,白色的纱布已被浸染得血迹斑斑。“二叔,”我搀扶着仅到我肩膀头高的他,就像拽着女儿或者更轻便些。
好久没有见到二叔了,自从他小脑萎缩出院以后。
大年初四的中午,二叔突然和表妹出现在我家的楼下。还是那件褪了色的黑棉袄,只是多了一层油污和灰尘;还是那一脸的黧黑,似乎瘦弱了许多;还是那样佝偻着瘦弱的身体,踉跄地走着……令我震惊的是,他的右手上缠着绷带,白色的纱布已被浸染得血迹斑斑。
“二叔,”我搀扶着仅到我肩膀头高的他,就像拽着女儿或者更轻便些。“我给你添乱来了。”二叔一边气喘吁吁的上着楼,一边喃喃着。
看着我和表妹站在房门口换了鞋,二叔踟蹰在那里。“进来吧,二叔”“嗯,嗯” 还是迈了进来。“二舅,把鞋换了,我姐家地多干净啊 表妹从鞋柜里抻出一双拖鞋递给他,“哎……哎”二叔犹豫了一下,俯下身子解鞋带,左手颤巍巍了好半天,没有解开。我凑过去,三下两下解开了裹满泥渍的鞋带。二叔,掏出脚——大母脚趾露在外面,我见他急忙装进了拖鞋里。
吃饭的时候,二叔就坐在我的旁边,红肿的手臂,夹菜时上下抖动个不停。我夹起一个鸡腿放到他碗里,“你吃吧”二叔低低地说了一句,就大口小口的吃了起来。我夹给他第二块时,他把碗挪走了,躲到一边“不要了,你吃吧,你们吃吧。”“我们经常吃,你吃吧”当我把鸡腿硬塞到他的碗里时,他却费了好大力气夹到公爹的碗里去了。“二舅,你别给人夹菜啊”二叔却没有去理会, 抿嘴笑了。
下午,我坐上公交车去县医院给二叔换药。小护士上下打量着二叔,嗔嗔地看着我们。“昨天,我哥带来的,就在这里换的啊。”“不认识。”小护士边磕着瓜子,边摇头。“昨天那个是我侄儿,在七道河乡政府当组织部长。这个是我侄女,她是老师。”二叔眼睛里放着光,大声地嚷嚷着。“七道河八道河的,我不认识。”“带个眼镜的,说话挺好的那个,我侄儿,他同学在医院里……”我拽拽二叔的衣角,“昨个明明就是她啊,咋还不认地了呢,……”我拽着二叔去医办室,他还在絮叨不止。
“嗯,这个冻疮已经感染了,弄不好啊,得截肢或者得做手术植皮”医生一边用镊价格更低廉、产品更丰富子扒拉着滴着脓血的伤口,一边淡淡地说。
“真这么严重吗”我 的头嗡的一声
“嗯,耽误时间太长了。”
“那……那得花多少钱呐?”过了许久,二叔抬起头。
“做手术,少说得两万”
“两……万……?”二叔睁大了眼睛。
“先输点液体,消消炎症吧,等正式上班了,做手术也方便做了。”大夫缠好绷带,打发我们出来时说。
整个回家的路上,二叔一句话也没说,晚饭也只是吃了一口。
“二叔,咱们去中医院再看看吧”第二天 ,二叔早早地就起床立在窗前,呆呆地望着。“还用看呐,要不,我回去了”好半天,二叔看了看我。“没事儿,去看看吧”我故作轻松。
然后,通过亲戚关系找到的中医院大夫,大夫揭开了二叔的疮口,拿起镊子夹了夹,血和脓水就滴答滴答地如注般淌了下来。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大夫,严重吗”“哎,没事,我好好给刷洗一下,然后输点消炎药,就慢慢的养着呗。”大夫一边刷洗着伤口一边轻松地说。
“不用手术?”药水刷在血呼啦啦的嫩肉上,二叔似乎一点疼痛都没有。“别冻着,慢慢养着,过个个把月才能好。”“真的啊,那感情好了”二叔笑了起来,露出一嘴黄黄的牙齿。“我昨个,可是吓坏了。真是做手术,截肢啥的,那可咋整啊……”我搀着二叔下楼,他还在兴奋地嚷嚷着,楼道里的人不时回头看看我们俩。
中午,吃饭的时候,二叔似乎饭量增加了许多,还吃了有传闻可口可乐所有饮料今天(31日)涨价两块肥肉。
初六的时候,我带着二叔到楼下的诊所输液。看着我把药费交到大夫的手里,他扎着液体的手在那里使劲地摆着,另一只手去摸自己的上衣兜“不用你,不用你,我有钱,我有”二叔急得直跺脚 。“这点钱,不用你掏,二叔。”我扶二叔坐下。
“再这样,我不输了,家走(回家)了。”二叔的脸涨得通红。
初七初八,公爹陪着去输液。“你二叔,总想抢着掏钱,咱们哪能让他这样的孤寡的可怜人掏钱呢,你得对二叔好点的”每次回来,公爹拆招秘籍1总是给我汇报。想象得到,那是怎样的推来搡去的场面。
几天来,孩子感冒咳嗽,总是吵闹不止,闹腾到很晚。夜里十点多钟了,我迷糊着抱着看着动画片的女儿坐在电脑桌前,隐约听见客厅里“嚓,嚓”地声响。我轻轻地推了个门缝,黑乎乎的客厅里,二叔趴在地上。“二叔,你干啥呢”打开灯,把二叔着实吓了一跳。“啊……啊,没……没干啥”看见他正用自己的袖口,擦拭地板上的污迹。“咋了,二叔”“没,没事儿,我把水弄洒了一地。” 说着,拽了拽袖口,使劲攥了攥,继续擦。“二叔,没事儿,别擦了,孩子天天闹腾,洒地下是常事的”我上前阻止。“哎,我这个脏了吧唧的,没法儿”二叔擦拭过的地板上,一大片黑乎乎的印记。而二叔,如释重负般,起身。
初九的时候,二叔再也呆不下去了。
“我在这儿,吃喝的,挺麻烦的。我走了,去乡里卫生所输液了,还有农合报销”二叔执意要走。公爹陪着,去楼下的诊所输最后一次液。
“妈妈,这有钱”不久,淘气的女儿边咳嗽着边在外屋里大声喊着。“你花吧”我边收拾着屋子,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妈妈,好多多啊”女儿兴奋起来。我走进二叔的房间愣了,四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躺在二叔的枕头底下。我的心猛一颤,眼泪好像没有滚落下来。急忙拨通公爹的电话“爹,二叔,还没走吧,你给二叔四百块钱。”
中午的时候,公爹送走二叔后回来了。“你二叔这个人啊,我费了老半天劲儿才把那四百块钱塞给他,他说想着临走的时候再告诉我呢。还有啊,他说放在我的枕头底下三盒烟呢,说这几天净抽我的烟了。唉……”公爹一边换鞋一边说着。“临上车,我给他买了公交的车票,又给他几块零钱,老爷子攥着我的手,嘴唇哆嗦着,动感情了,好像要……”公爹没有说下去,我发现他的眼圈红了。
公爹在枕头下摸出三盒烟,二叔留下的三盒烟……

共 22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二叔”从乡下来看病,不得已只好麻烦呆在亲侄女家,尽管困难,尽管自身体不便,仍然竭尽可能地不愿给别人添加麻烦,特别是在通过熟人朋友医生确诊,手上的伤没事了,无需手术后,如释重负的欣喜,更在临走时偷偷地留下钱,短短的篇幅,平常的故事,一个朴实憨厚、本分善良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读罢令人唏嘘。一篇很好的小故事,推荐欣赏。【责任编辑玉之残泪】
1 楼 文友: 2015-05-15 19:50:21 问好作者,谢谢赐稿菊韵,期待更多美文^_^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5-16 20: 5:49 感谢辛苦赏读,还恳望提出宝贵意见,????????
2 楼 文友: 2015-05-21 21: 8:40 有些感动,更为他的孤独命运伤感!美文,欣赏了!宝宝健脾胃食谱
梅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消化不良和积食区别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价格
钦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