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异界大探险家第六十四章抵达节能

2020-10-23 来源:

异界大探险家 第六十四章 抵达

骆驼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必要,伯爵看起来不堪重负,这个魔法绝对超出了他的极限。

但他并没有说什么。

时间过得很慢,却又好像很快,看着那束光,骆驼觉得自己正身处千年的时光流逝中,化为灰烬,直至世界末日。

然后光芒消散了。

骆驼等待着某件事情发生,或者是成功,或者是失败,至少不要是一片死寂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他失望了。

没有机关被打开,巨石移动的沉闷声响,没有神明的力量开始运转的震颤,什么都没有。

“失败了?”

“成功了。”

伯爵的声音低沉沙哑,但至少他没有在话说到一半时倒下。

“门开了?”

“不,我们还没有完全成功……”

“接下来要怎么做?”

“找到剩下的两个方尖碑。”

这不是骆驼想要的答案,他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明白伯爵做到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但骆驼不想在漫长的等待之后听到这句话,尤其是麦哲伦已经回来的现在。

“如果那需要魔法,我想你撑不到打开大门。”

“那原本不应该需要魔法……”伯爵的语气依旧沉稳,但多了一丝少见的疑惑,“但现在魔法产生作用了。”

骆驼明白了伯爵的意思,而那让他产生了无可遏制的挫败感。

“你准备用魔法找到剩下的两个方尖碑,然后打开大门。”

“或者用魔法让阳光照到剩下的两个方尖碑。”

伯爵的双眼在黑夜中熠熠生辉,他已经很疲惫了,但那双眼睛里的火焰仍在燃烧。

这并不能让骆驼振奋。

“现在并不是正确的时间。”

骆驼第一次在寻找神明的尸体这件事上与伯爵有了不同的看法。

“你发现了,那个机关是某个固定时间阳光照上去之后才被打开的。”

“你想说什么?”

“正确的时间不止意味着正确的阳光角度,还有其他数不清的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你真的能在女伯爵回来之前找到正确的答案吗?”

长久的沉默,深沉的夜空中只有一颗星辰还发着光,就像是洪水还未退去之前的夜晚,水面上最后一点火光那样,闪烁了很久,最终还是消失不见了。

“我可以试试。”

……

女伯爵从沉睡中醒来。

当她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一片繁星,然后是贝蒂小姐漆黑发亮的双眼。

“喵……”

女伯爵没有动,她安静地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那像是一片真正的星空,无限深渊的黑暗上璀璨的光点按照固定的轨迹运行着,没有起点,没有终点。

那并非虚假。

“喵……”

女伯爵站了起来,她转过身看了一眼壁画。

麦哲伦已经站在了阿努比斯的天平上,他向神明奉上了数不清的黄金,天平倾斜,一道大门在他面前出现。

这个瞬间的场景被固定在了壁画上,阿努比斯的冷淡,麦哲伦的笑容,死灵们死气沉沉的脸上无法掩饰的嫉妒、羡慕,天平下面怪兽的失望,一切都如此真实。

“是时候行动了。”

女伯爵伸出手抱起贝蒂小姐,然后挥挥手,让沙发消失,朝着大门走去。

她重走了一边上次的道路,在尽头看到了那座神庙。

宏伟的金字塔就在眼前,带着黄金面具的死灵们似乎从两人离开之后就没有动过,还保持着那个瞬间的姿势。

海伦走上了阶梯。

死灵们朝着她走了过来。

“欢迎……”

“黄金面具在哪儿?”

突如其来的安静控制了整个神庙,死灵突然一动不动,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

“在我们脸上。”

死灵的话中带着诡异的波动,那似乎是出于某种激烈的情绪,但表现出来时是一种令人困惑的怪异。

“请把它交给我。”

“不……”

这一片裹在黑袍中的人都在高声哀嚎,他们尖叫着拒绝了女伯爵的请求,却像是绝望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努比斯让你们把这个面具交给我,不是吗?”

女伯爵笑着,用手抚摸着贝蒂小姐的背,看着死灵们敬畏地对着小猫颤抖。

“不……”

这是一个人死前的哀嚎一半尖利的叫声,死灵依旧一动不动,他们似乎连逃跑的力量都被恐惧带走了。

女伯爵伸出手,然后看着手指在碰到黄金面具的时候穿过了一片虚空。

死灵们还在惊恐地尖叫,那声音让人发狂。

海伦朝着神庙顶上走去。

死灵还留在原地,就像是一幅挂在墙上的画。

走过漫长的阶梯,神庙的顶部是一个圆形的深坑。

石头的凹陷处外面是四座方尖碑,除此之外,这块平台上空无一物。

“喵。”

贝蒂小姐慵懒地叫了一声,然后在女伯爵怀里缩成一团,闭上了眼睛。

“阿努比斯……”

女伯爵笑着看了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一眼,然后开始念诵咒语。

伴随着咒语,方尖碑顶端开始有光芒聚集。

最后,一个圆形的金色大门出现在了方尖碑中间,填补了地上的凹陷。

女伯爵并没有停止咒语。

她已经知道了正确的做法,当麦哲伦告诉她这里是永恒之旅起点的瞬间,海伦就已经得出了唯一正确的答案。

最终,光门消失了,地上的凹陷也消失了,只有一个黄金的面具还留在石板上。

那就是女伯爵的目标。

她上前捡起了面具。

这是一力能扛鼎个很奇怪的面具,对古代埃芒凯而言,是个绝无仅有的怪异物品,黄金铸成的面具上没有五官,只有冰冷的表情和眼睛位置的两个小洞。

就像是铸造时无心的失误,两道金水从眼睛的洞口流下来的痕迹清晰地留在了面具上,看起来像是泪痕。

“阿努比斯……你到底在想什么……”

女伯爵的自语没有得到答案,她弯下腰用左手捡起面具,然后慢慢地,把面具扣在自己脸上。

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在女伯爵的眼前,整个世界都已经面目全非。

她正站在一条河流上。

流水一刻不停地向前奔流,前方是另一个埃芒凯。名称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降压效果怎么样
吕梁儿童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