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戒中山河第三十二章萧部之人搭配

2020-05-21 来源:

戒中山河 第三十二章 萧部之人

萧云升一看竺淑月的脸色,便我学三个月知道事情不同一般,他的目光越来越沉,严厉的説道:“快説!”

竺淑月目光中满是震惊,吃吃的説道:“你説的那个人是我的舅父……他脖颈上便有着一块半月形的胎记,只是那胎记一直都被领口遮着的,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啊……就连闵族长也不知道啊……我也尚是xiǎo时候被舅父抱在怀中玩乐时,才无意中见过的……你又是从哪里得知的……”

“是他,张景南……”萧云升心中一震,没有想到那个神秘黑衣人居然便是竺淑月的舅父【阅读提示】相比之前上流传的多份友自制放假安排时间表了,同时他又隐隐感到有些不对,根据卢姨的描述,卢姨很轻易的就看到了这个胎记,和竺淑月现在説的倒存在着一些出入了……他的心中闪现出一片惊疑。

竺淑月一脸惊异的看向萧云升,忍不住问道:“你……和我舅父到底是什么关系……不对啊,你乃是偏部出身,又怎么可能会认识到我舅父呢……”

萧云升深深的説道:“先前只闻其名,不过以后肯定是要见面的……”他目光闪动了一下,要想将阿姐的事情弄清楚,那首先便是要去张景南了。

“不对不对,既然是只听説过我舅父的名号,又怎么可能知道我舅父身上的那个胎记呢,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啊……”竺淑月疑声问道。

萧云升骂道:“他奶奶的,你其展示的iPhone 6是山寨版。这臭娘皮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我怎么问你怎么答就是了,再敢啰嗦,老子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竺淑月被吓住了,惊慌説道:“是,是……”

萧云升想起一事,忽然取出一物,冷笑説道:“看不出焦夫人还画着一副好画,写着一手好字呢,至于文采嘛,尤其动人……”他手中拿着的乃是一副画卷。

这画卷乃是从竺淑月那空间戒指中取出的,他将那副画卷向竺淑月缓缓展开,只见上面画着的是一个俊逸非凡的男子,男子头上还戴着一dǐng金边dǐng帽,画右侧则写着一行字:独坐碧云品幽肠,倚栏徒思红颜苦。

竺淑月一看到萧云升拿出这个画卷,顿时大惊失色,直到现在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将空间戒指中的这幅画卷给忘记了,这事情可是非同xiǎo可,她满脸尽是惊慌,慌乱的説道:“只是平日里闲着无事画的……随便画了个人……”

萧云升冷冷的説道:“随便画了个人?怕没有这么简单吧,不然焦夫人何以这么大惊失色呢……”

“我没有……”竺淑月辩解着,不过明显底气不足。

萧云升冷笑了一下,深深的説道:“我虽然没有见过这画中的男子,却不难猜出此人是谁来,此人带着金边dǐng冠,这幅装束也只有你们暗鸦族落的族长闵培元才拥有了,而你在旁边写的这句话明显是幽叹暗恋之意,焦夫人,真是看不出来,原来你还有这幅美心思呢……”

竺淑月浑身震颤,刚才萧云升每念着一句,她的脸色便难看一分,这一直都是她心中最为隐秘的事情,就这样被説出来实在太过难以接受了。她涨红了脸,説道:“你……不要再説了……求求你了……”

萧云升用手细细抚摸着这卷画像,慢慢説道:“焦夫人,你这手字倒是写的娟秀,和你这狠辣的心肠倒是正好相反了,我听闻你们族长夫人彭霜丹最是善妒,真不知道将焦夫人你这一手好画好字送到族长夫人面前,她该作何感想……”他的目光闪动着,竺淑月空间戒指中的其他东西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这幅画卷倒是一个新奇发现了。

萧云升这句话可谓正中竺淑月的最大要害,她的身子都瘫软了,已不再用手去拉扯着掩盖身体的衣物了,任由着衣裙掉下,她颤声説道:“如今我已为你之奴,你何必还要苦苦逼我……求求你,千万不能説,我不想连累我舅父……”

萧云升冰冷无比的説道:“你过来。”

竺淑月心中一惊,她下意识的认为萧云升还想占有她,不过此时已不敢再抗命,她慌张的爬过去,口中説道:“萧部头……”

“现在知道叫我萧部头了?以前你不是最看不起我们偏部的吗?”萧云升冷冷的看着竺淑月,用手掌摸昨日了摸竺淑月的脑袋,这情景就像是主人抚摸着圈养的母狗一般,他顿了一顿,接着説道:“我这里有任务交给你,你将事情办的妥帖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更不会将你这些秘密暴露出去了。”

竺淑月听到萧云升愿意帮她保守这个秘密,心中顿时一定,她吃吃的説道:“奴家谨遵大部头吩咐,只是奴家修为低微,可帮不了什么大忙……”

萧云升目光闪动着,他缓缓説道:“不,你完全可以胜任的,我这次也不是要你去做什么为难的事情,只是要让你回暗鸦族落,经由你舅父那里,向闵族长传递一下我萧部之诚意,我萧部愿和暗鸦族落合作……最为重要的是,你要将宁部和沙九族落结盟,还有余元武前来挑衅之事説清楚……”

竺淑月黯然説道:“奴家乃是在挑战礼上被夺走的女人,又死了丈夫,身份已和奴隶一般,回去之后就连舅父也看不起我的,只怕赶我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听我説话……”她想起此后悲惨命运,脸庞上已经是一片死灰。

萧云升深深的説道:“不,你错了,这次你绝对不是以奴隶的身份前去的,而是以我萧部夫人的身份前往的,你这次过去也不是求他们,而是和他们陈述利害,表明结盟之事。”

“萧部夫人!”竺淑月惊声叫道,她呆呆的看着萧云升,几乎认为自己听错了。

萧云升缓缓的diǎn了diǎn头,説道:“没错,我正是要封你为夫人之名,这样一来,你的身份可就有了本质区别了,不会有人再看不起你。”

“你……真的要封我为夫人……”竺淑月此时直感到自己的喉咙都有些嘶哑了,她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动荡不堪,她万万没有想到萧云升居然会对她这么好。

而自己这要真是被封为了萧部夫人,那自己这本是注定悲惨的命运可就算是彻底的改变了,她将再也不是挑战礼上输掉的彩头,而是正儿八经的部头夫人了,就和先前一样高贵。

边想着,她的目光已是闪烁不断,事实上她对焦虎泰根本谈不上什么忠贞,挑战礼后之所以那么痛恨萧云升,也并不是因为焦虎泰被萧云升所杀,而是因为她自认为已经沦为了等同奴隶的身份,再不可翻身,而如果萧云升肯封她做夫人的话,那她所面临的一切悲惨将要迎刃而解,不知不觉,她眼前已充满光明,心底埋藏的那团阴霾豁然散去。

萧云升淡淡的説道:“怎么,你不愿意吗?”竺淑月不过是被他当作了一个棋子,给个部头夫人的身份算不得什么,这些都是虚名,他有更高追求,别人对此説什么他根本不在意。

竺淑月吓了一跳,连声説道:“不……不……奴家自然是千肯万肯的……多谢大部头青睐……多谢大部头青睐!”她此时完全一副摇尾讨好的模样,对萧云升她是真的感激,对于她这样最重脸面的人来説,能够让她重获地位便是最大的恩赐。

毛细血管堵塞症状
宝宝感冒鼻塞流涕吃什么药
锦州白癜风医院
心肌梗死可以治疗好吗
廊坊治疗白斑的医院
怎样去除斑块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