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代国那些年第三零五章美如雪花节能

2020-10-30 来源:

代国那些年 第三零五章 美如雪花

与九灼相比,那红影太小,就像是一匹稍大些的鹿。它浑身赤红,脚下却如同踩着洁白的莲花。那马王峰直上直下极是陡峭,然而那红影竟好不惧畏便往下奔来。

它轻灵敏捷,不缓不急,像是在跳着它自有的舞蹈,享受着每一次纵跃的快乐。跟随在韩枫两侧的野马大队则在不知不觉间一排又一排地跪倒在地,头卑微地低了下去——野马这一生就连睡觉都是站着的,何曾跪倒在地过,这一跪,便意味着将自己的命都交托出去,全心信任同时也全心敬畏。

伴着“哒哒”数声响,那小红马已轻轻踏上了草甸。它像是一名骄傲的君主在检阅完属下的仪阵之后,来到它们中间慰问。它每一步迈地稳定而有力,赤腿白蹄之下,踩着的是九灼残余不多的骨灰。

它低下头去,仿佛在嗅着草丛间那骨灰的味道,然后它忽地抬起了头,仰天长嘶一声,其声呦呦,虽是稚气未脱,却已初具王者风范。

跟随着骨灰的痕迹,它走到了韩枫身前。

仿佛是隔空重又看见了九灼。韩枫看着那相似的眼睛和相似的皮毛,试探着伸出手去抚摸着红马的马鬃。

那小红马本能地摇了摇头,但似乎是在韩枫身上嗅到了九灼遗留的味道,便又安静下来,由着对方的手指穿过自己的鬃毛,缓缓捋了下去。

马背是温暖的,因为天气太热,红马又刚从山上跃下来,故而鬃毛根处还有些微潮。韩枫试探着在它的肩膀上按了按,然后红马希律律叫了一声,竟稳稳不动。

毫无疑问,这小红马遗传了九灼的力量,而它从蹄部到小腿附近的白毛,则表明了它的母亲的身份——晓寒骕骦。

“不知佳客远道而来,未曾出迎主要有这么几个缺点:,还望见谅。”

正在韩枫看着小红马出神时,山后转出一个女子,而在她没有现身之前,声音早已飘了过来。

韩枫抬起了头。那名自称拓都之后的护马女子依旧一身白衣。她这一次没有骑着马,反而是徒步而来,在她身后三四丈处,是几个白衣男子,看样子他们对这女子出加上欧元区利率下降来与九灼旧主会面,始终心存疑虑。

面前的女子虽然不如离娿那般夺人心魄,但毫无疑问,她仍旧是韩枫见过的最富清冷之美的女子,若非要形容,无外乎“美若雪花”。她身上穿的衣服比起此前更素净了些,双眉微锁,如雨打梨花,闲愁不禁。

她如一抹圣光停在韩枫面前,让韩枫不得不对她注目。然而韩枫看着她,想着九灼的死,心中却甚是惭愧:“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它。那是……”他指着地上那一摊碎瓷片,见那些骨灰已经被吹得所剩无几,实在不能说那瓷片是九灼残余的躯体。

那女子却没有生气。她一伸手,小红马便主动跑到她旁边。小红马与九灼比或许显得还小,但站在这女子身边,它的头已经跟她的肩膀齐平,与一匹一岁的儿马不相上下。

那女子摸了摸小红马的头,对韩枫道:“它的来历你或许已经猜到了。晓寒骕骦在月余前忽然绝食而死,我便知道九灼也要回来了。你要带晓灼走么?”

韩枫喉头动了动,他想说“是”,但看着那小红马,再看着地上打碎的骨灰罐,忽然觉得自己一要再要,实在太过不知足。那女子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他脸上微微一转,然后弯弯一笑。她笑起来的样子倒让人如沐春风,但那依旧是早春的风,虽然和煦,却仍有寒意:“算算日子,晓灼如今才四个多月大,寻常的儿马要到半年才能真的上战场,可它是马王的血裔,到底还是不一样。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等等……你可以现在带走它,但至少要等它能穿上九灼的鞍甲,再让它上战场。”

“好,我答应你。”韩枫一口应了下来。他能明白这女子的担心是什么,晓灼现在的体格已经跟寻常的成年马不相上下,它的脚力甚至远胜军马,但它的心性仍不成熟。它自然不会畏惧战场,然而初生牛犊不怕虎,韩枫担心的就是它的这种不畏惧。有了九灼惨死的前车之鉴,他更希望晓灼能够谨慎行事。

“那你们走吧。我就不送了。”韩枫没想到自己刚在小红马身上套好了马鞍和缰绳,那女子就下了逐客令。他一着急,闪过身去一把就去抓那女子的胳膊,道:“姑娘,请留步!”

然而就在他的手要碰到那女子胳膊时,那女子身后的几个男子忽然用手中的长笛吹了一声,韩枫只觉身后劲风袭来,所幸他反应迅速,脚一点地,整个人借势翻起,恰好翻坐在了冲过来的晓灼背上。

晓灼却以为他想害那女子,如今被他骑在身上,怎肯善罢甘休。它用尽了浑身力气前仰后踢,只想把韩枫从背上掀下去。然而它力量再大,终究比不上九灼,如何能够摔下韩枫。

那女子这时已回了身,见状摆了摆手,对晓灼说了几句话,她语调虽很柔和,却有着不可抵挡的穿透力,她的声音如同一泓清泉淋在晓灼头顶,让它从狂躁之中解脱,逐渐平静。

而这时,一直没开口的詹仲琦喝了声彩:“我倒是没有想到,原来护马人竟然是戎羯萨满的旁支。这通马语的法子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那女子被人看穿行藏,淡然一笑道:“也难怪老爷子认出来了。通马语也好、通鸟语也好,都是从‘百兽舞’的变曲中寻出来的,万变不离其宗,不知如今‘百兽舞’何在?”

詹仲琦道:“哈哈,你这娃娃明知故问。天下人皆知‘百兽舞’为如今三公主明溪的贴身之物,你问我何来?”

那女子“哦”了一声,道:“我还以为天下人皆知‘百兽舞’是萨满的圣物呢,原来早就易主了。”她年纪不大,但说话却很厉害,只这两句平平淡淡,便说出了詹仲琦昔日的盗宝事实。

然而詹仲琦却不以为杵,反而呵呵笑道:“那是老夫年轻时候的得意之作,如今老了,早就没有那时的闲情雅致。如果你愿意跟老夫一同出山,等未来拿到了‘百兽舞’,便送给你,如何?”

本书读者群:

绥化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丹东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2岁儿童拉肚子怎么办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