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木纹星武狂潮第0287章反悔

2020-09-22 来源:

星武狂潮 第0287章 反悔

顿了顿,他继续淡淡道:“你我一战,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将成为秘密,我不想梦研痛苦伤心。”

班铭和钱长生,一个是夕梦研的挚爱,一个是夕梦研的至亲,如今却是站在对立的立场,两人之间必须要倒下一个,无论是哪种结局,对于夕梦研而言,都可以说是痛苦根源。

班铭也知道钱长生话语中所指,于是他真诚地说道:“那不一定,如果你死去,想必梦研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惜的,反正你对她来说只是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还是个意图杀死宇宙中无数生灵的阴谋家,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说不定她还会大义灭亲。而我就不同了,我是她最爱的人,如果我死了,她肯定也活不下去,所以如果你真的为孙女着想,我觉得你还是自杀算了吧。”

“呵呵。”钱长生哑然失笑,摇摇头道:“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的肩负,你不愿意看到血流成河,而早在封神时代,为了让我能够活到这个时代,参与这场盛宴,早就已经血流成河,他们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我又怎么能够让他们失望?”

班铭沉默。

话说到这个份上,似乎已经没什么可多说的了。

一时沉默。

沉默中,一直旁观着没有说话的疯子突然笑着开口了:“你们两个,叙旧叙够了的话,就赶紧动手吧,我不介意为你们做一场见证。我可以向你们承诺,无论你们最后是谁赢了,我都会将天道轮交给他。”

班铭有些怀疑地看着疯子。

疯子耸耸肩,漫不经心的笑道:“对我来说,这个时代还是太过寂寞了,缺少真正的对手,我很期待那个大时代的到来,想必那个时候,这个世界会精彩得多。”

“只怕那个时代,已经不是你的时代。”钱长生看了他一眼。

疯子咧嘴笑道:“而你们的时代,却早已经过去了,守着过去不肯放下,这又是何必呢?”

钱长生眼中微寒,收回了目光,重新看着班铭,说道:“我只出一招。”

班铭眼神凛然,知道这必然是极其强大的一招,顿时凝神戒备。

只见,钱长生右手端着银碗,左手却伸直往碗中点去。

班铭眼瞳一缩。

因为他知道在那银碗的碗口之处有什么,那是一道极为恐怖的意境之力,任何东西碰触上去,都要化为虚无。

当初,他就是借着这个银碗,才将西索杀死。

而现在,钱长生的手指点在了封于碗口的这道无形屏障之上。

他的手指,并未化为虚无。

接着,随着钱长生的手指从碗口提起,一道朦胧银光从碗口处抽离出来,最终在钱长生的指尖处凝成了一个银色光球。

嗡——

无形意境波动以银色光球为中心点,以虚空为传播媒介,无声荡漾开来。

当这波动辐射过班铭和疯子的身体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是身躯一震,脸色骤变。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种意境之力?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机,有的就只是纯粹到极致的破灭和终结。

刹那之间,他们仿佛看到了时间长河枯竭,空间宇宙崩塌,万物不存,天地寂灭恐怖分子在新年到来前夕有预谋地发动上述袭击。

看着这个银色光球,钱长生的眼神有些复杂和感慨,主动说道:“这是‘终焉之意’,是上一个时代,我观视天地破碎,万物归灭,所领悟——不,确切地说,是照猫画虎出来的东西,那真正能够让天地破灭的万物回源的‘终焉之意’唯有那道门才真正拥有。而我所领悟的‘终焉之意’,不过万分之一……”

班铭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

观过虎才能真正画出虎骨,观过瀑布才能真正画出瀑布雄奇,有些东西,若是没有亲眼看过和感受过,永远不会知道其中蕴含的真正神髓。

这“终焉之意”也是一样。

没有看过宇宙破灭时代终结的那一幕,就没办法领悟出真正的“终焉之意”,哪怕是皮毛都不行。

那是能将一切终结的意境之力,无论时间还是空间,有形还是无形,强大还是弱小。

本质而言,这种天地法则,层次更高于时间和空间法则。

而现在,钱长生身为封神时代唯一一个幸存者,有幸亲眼见证了那无法复制的一幕,因此领悟出了“终焉之意”,并且将其封存于银碗的碗口,用来保护里面的神子元灵。

哪怕仅仅是万分之一的真髓,也足确保没有任何存在能够伤害到里面的神子元灵。

“这种意境太过禁忌,哪怕是我这个领悟者,也仅仅是在那一刹那间有所领悟,之后也只能强行抹去,否则会引来那道门的雷霆之罚,我将不会有半分生机。”

钱长生定定地看着班铭,缓缓说道:“这是我最强大的手段,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指,我就成全你。”

班铭的眼角不禁跳动,如此恐怖的意境之力,严格来说已经不是人类所能领悟的范畴了,这种力量,应该只为神话之门所掌握才对,可以创世和灭世。

班铭扪心自问,自己的太极意境纵是强大,也只是刚刚起步,怎么能够和这“终焉之意”正面抗衡?

根本不用真正交锋,班铭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疯子。”班铭突然看向疯子,正色说道:“你不觉得遗憾吗,拥有‘终焉之意’的强大对手,哪怕是在下一个时代都很可能不再出现,失去了这个对手,你可能要等上一世了!”

疯子闻言,眼中有了些许意动,看向钱长生的眼神也变得和之前不同起来,有了丝丝狂热之意。

纵然他知道班铭这是在驱狼吞虎,但正如班铭所说,这样的对手可能再也遇不到了,错过了这一次,也许一世都会后悔。

“梦研怎么会喜欢上像你这么一个无耻的人?”钱长生闻言轻轻笑了,并不是贬低的语气,仅是有些哭笑不得。

无耻吗?班铭更愿意将这句话理解为夸奖他知进退,懂变通。

班铭很怕死,是为了活下去可以承受千万次天打雷劈的男人,在这世界上还有好多他牵挂着不能放下的人,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没有人几个人知道的中央屁——不是阵眼的地方默默无闻地死去呢?如果能够活下去,偶尔无耻一下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儿。

而钱长生说完这句话之后,笑容未变,身形却突然动了,眨眼之间,便是数十公里,已至班铭深浅不足五百公尺处!

“然而,有些东西,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得掉的。”

这股语气淡淡的精神波散发开来的时候,蕴含世界破灭意境的一指,无声点出,点向班铭的眉心。

眼瞳骤缩,班铭也不是第一次接近死亡了,但却从未有哪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也许是因为,钱长生的这一指,本身便蕴含了满满的破灭和死亡的气息?

和天地宇宙都在在这一指之下枯萎灭绝,何况一具肉体凡胎?

这一指,尚未真正点中眉心,班铭就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甚至寿元都像是被拨快了数十倍的时针,迅速从身体里流失和消散。

退?退无可退!

因为钱长生的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也就是在这一刻,班铭才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

自己前言的钱长生,并非是他的真身,而是阳神之体!

没有肉身的束缚,钱长生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已然堪称当世绝巅!

“这就要死了吗?”

班铭眼瞳收缩着,微微张开的嘴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呐吼。

我命由我不由天!

唰!

超越极限,同时有十五件至尊法宝出现在班铭的面前,全部爆发出让天地都要战栗的法宝威压,其中甚至有天魔幡这样的能够摄人神魄的法宝。

然而钱长生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因为他这一指,无物可挡!

仅仅是一股意境波动,所有至尊法宝的威压顿时如被剿灭的火焰,瞬间归为虚无,甚至来呢这些法宝本身,也都似产生了本能的恐惧,剧烈颤抖起来。

轰!

一股力量从钱长生指尖爆发,所有法宝震飞出去。

拼了!

眼见至尊法宝都没有用,班铭一咬牙,同样一指点出,一股意境波动随即在指尖爆发开去。

“太极?”

钱长生眸光清亮,指尖的银色光团仍然执着地朝着班铭的眉心点去。

“可惜。”

瞬间,班铭和钱长生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两公尺。

“太弱。”

当这两字的精神波动从钱长生体内荡漾开的时候,两根即将相遇的指头之间,已经不到十公分。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班铭的身子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这本是不可能的事,此时此刻,除非班铭的速度比钱长生还快,才能拉开彼此间的距离。

然而,这种不可能,却真实发生了。

让这一切发生的,是一只素白而纤薄的小手。

杨雅人目光清澈如水,突兀出现的她,不但一掌将班铭推得后退,她本人更是代替班铭,迎上了钱长生。

“不——”这样的声嘶力竭的呐喊,只来得及在班铭的心中响起。

他的脑海中显现出来的,是当初鬼叔为了救他而挡在他面前的那一幕。

同样的事情,难道又要上演吗?

然而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班铭无法阻止,只能睚眦欲裂地看着杨雅人素白的手掌和钱长生的手指碰触在一起。

可是,预想之中杨雅人在钱长生一指之下化为虚无的情形并没有出现,杨雅人完好无损地站在班铭的前方。

“这、这不可能!”从露面以来,钱长生第一次露出了惊容。

他震惊的并不仅仅是杨雅人完好无损,更是在震惊,自己凝于指尖的“终焉之意”,轰入这女孩的身体之后,竟如石沉大海,连个浪花都没有溅起一朵。

而不远处,刚刚迈出了半只脚的疯子,这时也是眼露异色地看着凭空出现的杨雅人,没有继续之前想要做的事情。

“你是白痴吗?”杨雅人充满嘲讽的声音突然在同样呆住的班铭脑海中响起:“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为了你牺牲自己?这世间万般法则,唯有创始和终焉这两种法则是从我的本体之中诞生而出,钱长生用‘终焉之意’来对付我,其实等于是将本就属于我的东西还给我而已。”

班铭闻言,顿时恍然。

旋即,他就面色大变。

因为他感觉到,从杨雅人按在他胸口的手掌之中,一股充满破灭终结之意的意境之力,陡然轰入了他的体内。

“终焉之意!”

班铭无比惊怒交加,没想到神话之门分身竟然会将终焉之意中转轰入他的体内!

不过不对啊,如果这大门板真的想要他死,刚刚何必替他挡下钱长生这一指?

这样的念头刚刚转过,班铭就惊骇发现,这终焉之意进入他体内之后并未产生破坏,而是陡然一手臂曲线没有描好形成的。(via@驮着蜗牛狂奔)震,蛮横地进入到了他的精神世界之中,化为一道毫光,飞入太极图之内。

太极图光芒一闪,竟似发生了连班铭这个法宝拥有者都不明了的变化。

“这……”

班铭不明所以,想不明白神话之门分身玩的是哪一出?

而在这时,钱长生已然回过神来,眼中爆出从未有过的厉芒,精神波动轰隆如雷:“你是谁!”

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便是从其指尖爆开。

“说出来吓死你。”

杨雅人轻哼着,带着班铭迅速后撤。

“哪里走!”钱长生脸色一变,立刻追了上去。

班铭这时候反应过来,立刻扬声叫道:“钱长生,你刚刚是怎么说的,只要我挡下了你这一指,就会成全我,现在是要反悔吗?”

“我说什么你就信吗?”钱长生声音冰冷,速度没有任何迟缓。

班铭顿时有吐血的冲动,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不要脸,没想到像钱长生这样的存在也是没脸没皮。

不过想想也是,从封神时代到现世,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才走到这一步,钱长生又岂会因为一句话而放弃“大业”?

换做是谁都不会甘心。


颧骨整形
三明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沧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