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通过捡到的公文包搭配

2020-06-04 来源:
摘要:通过捡到的公文包,折射出在利益面前的人性。当善心被某种私利所裹挟时,它就变得不那么纯粹、高尚了,反而成了某些人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不管目的实现与否,善心做为工具的性质是确定的 一
老孙名叫孙水德,和老伴来到这个城市当街道环卫工已经两年了。
老孙的家离城并不算远,也就三十里地。两个儿子在南方打工。家里拢共四亩半地,早三年前就流转给了村里的能人了。
种了半辈子的地,如今老两口都已六十出头了,又无一技之长,托人在离家不算远的城里找了份环卫工的工作。
老孙是个红脸汉。胖胖壮壮的。常常脖里系条看不出本色的毛巾。拿着个大大的塑料杯子,杯里泡上少半杯粗茶叶。口渴时咕咕咚咚饮牛般喝得只剩茶叶,再加水。兜里塞着个唱碟机,地摊上讨价还价花八十五元买的。干一路,唱一路。他最爱听刘忠和的豫剧。尤其爱《十五贯》,时不时学着哼唱几嗓子。刘忠和苍劲而又略带嘶哑的声音,似乎唱出了老孙生活的拮据、窘迫和无奈!
老伴是个干瘦、能干、有心劲的妇人。
晚上,老伴俩躺在床上梳理家务事:流转费一年四千,老两口每月每人各一千五,加上两个儿子的打工收入,这样算来每年收入还真不少!但一说到蟒龙一般的俩儿子,老伴就会唉地长叹一声。都到结婚年龄了,可没人说媒啊!农村男孩儿多闺女少,娶媳妇不仅要在市里有房,还得有车!大的今年都二十七了呀!
每逢说到这儿,老孙头就会扯开嗓子:……啊……
一个住在无锡地,
一个住在淮安城,
二人相隔路途远,
他两个怎结这私情,
……啊……
老伴噔、噔几脚,老孙灭腔了。唉!不想了,睡觉!说不定哪天发了横财,城里房子就买下了。
老伴说:做梦吧!翻身给老孙个屁股。
睡去。
他们总感觉是生活在这个城里的城外人。


太阳照样升起,日子周而复始。
第二天天不亮,老两口又早早地起床了。两人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过渡性的替代能源。同时又需要认识到中国的页岩气跟美国的情况非常不一样要把那条长长的街道打扫完毕。
扫到一半时,老孙隐约听到老伴在马路对面小声喊他:德……德……德……你赖种聋啦!
老孙听到了。啊……他大嗓门回一声,把老伴吓一跳。老伴打手势让他不要声张。老孙会意。放下手中扫帚,悄悄地走近老伴问:“弄啥?”
老伴从怀里露出半个公文包。
“哪儿弄哩?”
“路边花池里拾哩!”
“拾哩?”
“嗯!”
俩人四周看看。没人。悄悄地,小心翼翼地打开公文包:机票、火车票、一盒名片、身份证、银行卡、钢笔、几份厚厚的合同书……没钱!
老孙有点失望。对老伴说:“唏!我当啥宝贝哩,神神叨叨哩!木球用,等路长上班了缴给她算球!干活儿!”
老孙转身要走,被老伴一把拉住。
“你傻呀!这公文包看着像老板的东西。你想,这东西对咱说木用,对老板们来说可比钱还主贵!”
是呀!对,里面有名片,看看。
从夹里拿出一张来,名片金灿灿的。上面写着:河南首山新纪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纪汝,电话号,手机号。
乖乖!大老板呀!是家省城的公司,好像听说过。
再看,有土建工程合同,有土地手续等等。呀嗨!这东西还真重要呀!俩人相互看看,又环视一下,四周依然静悄悄的。
“……缴给路长,人家董事长会承咱的情……咱不说叫人家感谢咱,最起码得觉着咱实诚吧……恁大个房地产公司哩,赶明儿让大孬(大儿子)在他公司给他开个车,那工资会发得少了?给老板开小车,工资又高,工作又体面,离家又近,说不定媳妇就娶下了……”老伴边说,边露出一副很有功的神情来。
老孙搔搔头,对老伴说:“中!我咋没想到呀,还真是!先收好,下班回去咱给人家打电话,就说咱拾住他的包了,保管得妥妥哩……他要忙了咱给他送去……”
主意拿定,老两口急速麻利地分头干活,早早地清扫完了。


下早班回家,老伴要去做饭,被老孙喊住。
“今儿个清早吃油条喝胡辣汤!优质的!大碗!”
对坐吃饭,两人各自笑着。
老孙埋头一边喝着香香辣辣的胡辣汤一边想着:……接到他打的电话,张老板亲自来找他拿包,握住他的手一个劲儿地表示感谢!说你不着(知道)呀,这东西对公司有多重要,价值那可不止十个亿呀!真是太感谢你了!好人呀!并回过头对司机说,可要好好向老两口学习!然后工行利润甚至超过美国苹果公司从包里拿出五万,不!是十万!也不,是五十万元负有永久”“我们必须正视历史!非要塞给他!他按住张老板的手,推搓着,说啥都不要。张老板说,你嫌少?!好吧!我把在本市开发的房子送给你一套!老孙急忙说,小套就中!小套就中……
想到这儿,老孙笑了。胡辣汤一下从嘴里喷出来!差点没喷到老伴碗里!
老伴怪嗔道:你咋弄里!傻笑啥?
老孙诡谲地笑笑:不给你说!
其实,老伴也同样在往下想像着,不过她想的是:……大孬在省城给张老总开车,年薪几十万!说媒的都把家门都踢破了!俺大孬谁都不娶,在城里找了个公务员,省政府的……
老孙吃完饭站起来催促老伴:快点!快九点了,人家老板都上班了!
老伴扒拉了几口,还剩下小半碗,也不像往日那么可惜地要吃净了。站起身,抹抹嘴,紧紧地跟在老孙身后走了。


回到住处,老伴在身后死死地叉上了门,急忙上前拦住正往外掏手机的老孙:“嫑慌呀!咱商量好再打呀!”
老孙说:“我着(知道)!”
俩人坐下仔仔细细地商量了又商量。商量好了,老孙开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又被老伴按住手:“你记住,咱是做好事哩!千万不能要人家的礼物!更不能接人家的钱!哦!”
老孙惴惴地说:“着(知道)了!着(知道)了!还有啥?”
“木了!木了!打吧!”老伴示意他。
老孙又稳了稳神,仔细地,翘着手指头,用力地拨着手机上的数字。输完,用眼睛把手机和名片上的号码对着校了一遍,嘴里又念着再对了对。没错!然后重重地按下了通话键。咳!咳!清了清嗓子,把手机紧紧地贴在耳朵上,小心仔细地听着电话的拨号声。
少许,里面传来“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嗯!董事长的手机怎么会随随便便停机?!
“咋了?”老伴伸长了脖子,问道:“不通?!”
“停机!”老孙不耐烦地说。
“再打!”老伴着急了,仰着脸催促。
“正打呢”老孙又仔仔细细拨了一遍。
依然“……sorry,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打他公司座机!”
“对呀!”
“通了?”
“通了!”
老伴长舒一口气。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性的普通话声音。应该是女秘书?老孙臆猜。
“您好!这里是新纪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请问您找哪位?”
“哦!那个张纪汝,他在不在?”老孙仰着脸,满脸堆着笑问道。
“您是哪位?”
“我!噢!我是那个,嗯,我是他亲戚!”老孙猛地被问懵了,想好的词全忘记了,随便找个借口接着问:“叫张纪汝接电话吧,我,我找他有可重要的事!啊!”老孙仰着笑脸急盼着对方把张老板叫到电话跟前。
没想到对方冷冷地说:“我给你叫不来了!”
“咋了?”
“你是他亲戚你会不知道?”
“真不着(知道)!咋了?”
“董事长都死一个月了!”
“嘀!嘀!嘀”的盲音声一下子击破了老两口的白日梦,粉碎粉碎的!
俩人像是要去作贼,刚准备去做就被人抓住了一样,心里面咚咚锵锵乱响一团!
好久,老伴安慰老孙也是安慰自己道:“奶奶那腿!学雷锋做个好事也木人承情!可拿猪头寻不到庙门了!缴给路长去,好歹也会受个表扬!哼!走!”
老孙这红脸汉脸更红了。扯开嗓子唱道:
……啊……二人相隔路途远,
他两个怎结这私情!
……啊……啊……啊……
……
唉!当善心被某种私利所裹挟时,它就变得不那么纯粹、高尚了,反而成了某些人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不管目的实现与否,善心作为工具的性质是确定的!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共 28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陷入生活困境的夫妻环卫工意外地捡到一个公文包,里面有名片、身份证、银行卡、钢笔、几份厚厚的合同书……就是没有钱,看过名片后,他们首先想到应该交给负责环卫的路长,可老伴却想要交给失主本人。于是,他们想到如果把公文包交给失主本人,会不会给儿子安排一份工作或答谢他们一套楼房?因为失主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结果有些出人意外,电话拨通后,对方一女秘书告知他们,董事长已去世一个多月了。小说的情节和结尾处理得很有意思,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08-05 18:15:0 谢谢啦,在利益面前,考验的不仅仅是善良、自私、高尚、丑陋,更多发人深省的东西在里面。
2 楼 文友: 2018-08-05 18: 6:29 这篇小说既反映了人的本性,也传达着善良的信息,正能量的好作品!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8-05 19:17:09 创作辛苦,编辑更不易。同为文学事业奉献,后者更是幕后英雄,感谢武戈先生!共同努力,携手共进,一起打造心灵中的净土
 楼 文友: 2018-08-14 07: 4:47 整篇读完,很能动人!个人感觉:去掉文末发感慨那两段,似乎更象小说了!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如何快速缓感冒解肌肉酸痛
哈尔滨妇科医院地址
下肢深静脉血栓的治疗方法重新包装。(寻找打擦边球的机会)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吃什么药
胸闷气短什么病
脉络舒通丸一瓶多少钱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