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网络文学如何传递正能量

2020-05-09 来源: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去年十月, 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批评了文学创作中存在的 机械化生产 快餐式消费 等问题,同时特别嘱咐络作家要传递 社会正能量 。当下的络文学创作,既有不少成绩,也存在突出问题。拥有庞大读者群体的络作家们在营造社会舆论、宣传主流意识形态方面十分重要。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应该引起每一个络文学工作者的深刻反思。

络文学已经发展了十几年,产生了一些较好的作品,其时常采用的升级结构也对读者有一定的励志作用。但总体来看,主流络文学(商业络文学)的现实情况并不让人乐观。在资本市场的操控下,络文学实际上成了一种全面的欲望叙事,这些欲望叙事中折射出的一切以主角(读者)为中心的自我主义以及为满足欲望不择手段的价值观更是令人担忧。络带来的写作自由与民主,并未促成文学的繁荣,人们所期望的文学革命或转型并未真正发生;相反,在媒介的先锋外表下,文学传递的却是落后的、甚至腐朽的人生哲学。从长远来看,这种负能量的传播不仅不利于络文学的发展,而且会产生不良的社会效应。据中国互联络信息中心(CNNIC)2014年7月21日发布第 4次《中国互联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统计,截至2014年6月,我国络文学用户规模为2.89亿人,较201 年底增长1498万人。在这天文数字的读者群体里面,绝大部分是中学生、大学生甚至小学生。络文学中的人生哲学显然会给这些年轻读者带来负面影响,引发的社会后果与道德危机可能是长期的、严重的。在这种情况下,习总书记对络作家提出的传递社会正能量的要求,对络文学的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或许会成为络文学转型的一个契机。除了作家们自身应积极响应总书记的号召,传播社会正能量之外,社会各界也应调整或建立相应的机制,促成他们的转型。

我们可以从国家管理、内容平台、文学批评等几个方面作一些应有的改善与努力。

审核与扶持并进

第一,对商业性文学站建立双层审核制,强化内容的筛选与过滤。

尽管文学站也有从事作品的审核,但实际上,这种审核是非常宽松的。对于内容的审查,只要没有明显的违背国家政治、法律的内容,对一些出格的描写,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络文学的出版必须要有勇气和决心去行使的权力。除了要求站对进行正规化培训、加强对作品的审核外,还需要建立对作品进行审读的官方审核机制。面对如恒河沙数,且动辄几百万字的络作品,必须注意两点。一是把审核的重点放在人气较高的络作家的作品上面,这就可以把握住络文学的主体部分。二是不定期审读,把监督站出版业务情况落到实处。

第二,吸收与培养络文学中的 文青 作家。近年来,一些官方文学机构如中国作协密切关注络文学的发展,吸收了一些高人气络作家为会员,并举办了一些相关培训、评奖等活动。但我们不能在高人气络作家与优秀络作家之间简单地画等号。我们也需要重视络作家中的一些 文青 们。所谓文青,即文艺青年。如果加以引导与扶持,这些文青也许会创作出叫好又叫座、既有市场效应又有社会效益的作品。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引导与扶持,并非用传统文学的写作模式对他们加以改造,而是尽量让他们以自己习惯的方式去传递社会正能量。

第三,扶持一些注重读书品位、提高国民精神素养的站。在读书站中,豆瓣经过长期积累,已经拥有了一个优质用户群,并在读书、评书、荐书等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最近两年开始运作的 豆瓣阅读 ,不仅把已出版的纸书数字化,而且提供平台让作者直接发表作品。对投稿作品,豆瓣的要求是严肃创作和完整作品,并由团队来判断内容是否足够优秀,在作品的篇幅上,一般以中篇、短篇为主。在数字阅读生态十分糟糕的当下,豆瓣的这些举动值得关注。国家对这些站给予一定的鼓励扶持,显然会给络文学的发展提供一些新的思考路径。

此外,国家还需要严厉打击盗版、加强对搜索引擎与阅读器推出内容的管控与审查。

运作促良性竞争

作为络文学内容产出的主要平台,商业文学站也应对自身的运作模式进行调整。

当前的络写作机制是采取读者付费、作家不断更新的络连载方式。人们经常指责络文学的商业化,但只要不是过度地追求商业利益,作家获取应有的写作收益,读者养成付费阅读的习惯,事实上有利于络文学的发展,这可能也是未来作家创作与阅读的主要模式。在笔者看来,真正给络文学带来诸多病相的,是站对商业利益的过度追求,以及在这种商业压力下作家随写随发的更新模式。以起点为首的各商业文学站,为了获取资本利益的最大化,设置点击榜、收藏榜、推荐榜、月票榜等各种榜单,并在粉丝中不断挑起月票之战,不断激起作家之间、读者之间的激烈竞争;在这种机制下,作家除了需要绞尽脑汁制造各种 爽点 ,还每天随写随发、保持更新,甚至一天三更。这种随写随发的更新模式,不仅质量粗糙,越写越长,注水严重,而且对写手身体十分有害。

在笔者看来,文学站应该对当前的运作模式进行调整,需要适度地淡化对商业利益的追求,淡化作家之间的恶性竞争,最重要的是应采取措施避免络作家这种随写随发的更新模式。一个可能的选择是规定作家在发表前应提供完结文供审核。目前有些作家已采取这种操作模式。这种操作模式会有效改善当前络文学的写作生态,并带来诸多好处,一是让作家有较多的时间对作品进行构思与修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总是处于急迫匆忙、随手乱编的写作状况之中;二是可有效避免络作品越写越长的注水现象;三是有利于络作家的身心健康;四是提高了写作的门槛,避免了滥写、弃坑等写作乱象;五是给了较大的回旋余地,让他们有条件对作品进行严格的把关。在笔者看来,在文学站目前普遍采用的运作模式之下,络文学的创作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进入了死胡同。站必须要引入作家之间的良性竞争机制,改善恶劣的文学生态,这样既有利于营造站的品牌形象、加强社会,同时也有利于自身长远的发展。

批评须切中要害

目前批评界对络文学主要有两种代表性的态度,一是歧视络文学,避而远之,完全置身事外;二是积极关注络文学, 研究成果 很多,但多是宏观笼统的分析,常借用各种媒介理论、文化理论去 套 络文学,貌似深刻实则言不及物。这实际上都表明了一个基本事实:关于络文学的文学批评仍然是 失语 的。相比其他文学研究领域,批评界与络文学之间的隔阂是相当突出的。

在笔者看来,批评家首先必须介入络文学,不能因为其质量低劣就不去关注。当下络文学更需要批评家发出有勇气、有真知灼见的声音。络作家如此之多,受众如此之广,今日批评家理应有所担当,尽力以文学批评去扭转写作中的不良现象,去促成作家的转型,去挖掘络文学新的可能性。其次,批评家必须熟悉络文学、络文化。批评家应该如同作家、读者一样,成为一个络的土著居民。否则,批评家针对络文学的发言就只能是各种隔靴搔痒、大而无当的分析。第三,批评家应充分利用络平台,学会络发言。如果发言只是停留于传统的纸质学术期刊,批评就很难对络创作有真正的触动。

络文学可以娱乐化、产业化,也可以传递正能量,这两者并不存在根本矛盾,而当下的络文学却未能很好地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希望通过各方努力,络文学既能保证作家收益,同时又能真正传达出真善美,传达出努力(非当下络小说中靠 金手指 实现的所谓 励志 )、友情、信念等社会正能量。在此基础上,也许会带来络时代真正的文学繁荣。

(作者为西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云南特色植物灯盏花都有什么
女人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用药
有哪些治疗跟骨刺的药
友情链接
武汉房产网